從公園穿過,回家

2019-10-17 10:48 來源:中國六盤水網——烏蒙新報 【字體大小】:

烏蒙新報-數字報刊

郭靈莉

我一直認為,有美麗風景的地方都可以喚作公園。如若照此論,中國涼都——六盤水“三池三湖”之一的鳳池肯定是,鳳池旁邊的水城古鎮肯定也是啦。

原來,我對六盤水這個城市的印象就是他鄉窗外流動的一道風景,可自從水城古鎮建好了后,就大不同了。緊挨著古鎮的鐘山路有筆直而寬敞的街道,有一年四季看不夠的風景。特別是到秋,更有一種奇景。第一就是銀杏葉,待像蝴蝶一般的葉子,顯現出金黃顏色的時候,正是涼都一年最美的季節。

所以大多時,我都會選擇從鐘山路回家。在鳳池園下車,穿過地下通道,穿過氣派威武的鳳池園大門,往右,順著彩虹橋,一直往前。

這是一個處于喧囂中心的湖,荷花似的,就那么被一幢幢高樓、一棵棵綠樹與花朵包圍著,但它似乎又不在這紅塵里,湖的四周,這里小島才撲楞楞飛過去一只鳥,那邊寺廟又在綠蔭里露出一角,鐘聲一聲一聲,輕而悠長,到底散落到哪里去了呢?

一邊走,一邊看。我數過,1800步,就到達了我居住小區的大門口。

24公頃水域面積,1.5千米環繞湖區的游覽道,還有著名的鳳池書院,美麗的鴛鴦島、荷花塘、玉帶橋、平曲橋、石拱橋、水榭亭、四角亭這一路的風景,涼都的百姓,全都喜歡開在城市中央的這朵荷花呢。

經常穿行其間,也是我的最愛,我還專門寫了一幅長聯送給她:

或在秋冬春夏,讓暮鐘經過,用幾杯茶去聽它,偶然細雨邊,先忘了后世前緣,未許飛于物外,得悲歡、寂靜、逍遙、散淡諸心情,渺渺茫茫,非煙非夢,如果相投,勾連住半壁斜陽否?階上最宜負手,古寺仍閑著樹蔭,何妨行走而今,斯世定圓三線夢;

休分西北東南,將原野拓開,拿多少水來填我?不斷輕風里,再鋪上長橋曲徑,這么流到人間,探古鎮、樓臺、亭榭、睡蓮等景色,蔥蔥郁郁,有畫有詩,當真無際,閱得盡千家燈火乎?忙中恰要抽身,遠山已醉成波浪,莫若停留當下,今生只作一灣湖。

當然,很多時候并不忙著回家,我就會從彩虹橋上右拐。

我拐入的是水城古鎮。聽聽,古,不由分說就有一種氣勢,就讓人敬畏。據說這里是老水城所在地。《貴州通志》記載,城之四周皆水,故曰水城。又因城池遠觀如荷葉狀,且周圍有繁茂的荷花,故水城又稱荷城。

那卻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我2005年搬來時,只記得像棋子一樣散亂破敗的房屋,一下雨就泥濘極了的小路,以及小路邊零亂的雜貨鋪,擺滿白菜、茄子等各種時令蔬菜的蔬菜攤或挑子,還有水城聞名遐爾的蒸蒸糕、烙鍋、辣雞粉、冰粉……被人一股腦全部塞在這彈丸之地,實在是擠得一塌糊涂,哪里絲毫有文章中描述的“碧水繞城,有人垂釣,有人挑水,洗菜淘米”的絕美景致?

十幾年的光陰過去,我們感受著身邊一點點的變化。水城古鎮,也在翻天覆地地變化著,而且越變越美。

各具特色、飛檐斗拱的樓宇,曲折回環的朱紅色長廊、全部是青石鋪成的小路,以及路上走來的行人,都愿意站出來為此作證。有天傍晚,一輪明月掛在樓頭,周圍全部是出來溜彎的行人。一位胖嘟嘟的八九歲小男孩微笑著迎上來,用帶著川味的普通話,表情激動地問我來自哪里,似乎很期待我是他“老鄉”一樣。

“我,是涼都的!”我自豪地說。最近這幾年,我這樣自豪地和很多人說過,在河南我的老家,在深圳,在杭州……

他先是有些失望,但馬上又高興起來,“我來自宜賓。你們涼都,涼快,好吃好玩的也多。明年我還來。”

和男孩告別,我繼續向古鎮走,踩著凸凹的石板路。

(未完待續)


附 件:AttachmentPh
黑龙江省20选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