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年內將貫通中軸線南段中央御道

北京年內將貫通中軸線南段中央御道

2019-05-30 11:16 來源:人民網-新京報 【字體大小】:

?

5月28日,從永定門外北望中軸線,永定門、正陽門、故宮、景山萬春亭、奧林匹克塔等中軸線標志性建筑盡收眼底。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北京中軸線是北京市目前唯一世界文化遺產預備項目,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已開展中軸線南段文化遺產探訪路線的規劃研究,初步設計出十條精品旅游線路,年內貫通中軸線南段中央御道。

  遺產區與緩沖區覆蓋老城六成面積

  北京市副市長張家明在北京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上作了《關于中軸線文物保護情況的報告》。張家明表示,北京中軸線是北京市目前唯一世界文化遺產預備項目,其核心要素包括:鐘樓、鼓樓、萬寧橋、景山、故宮、社稷壇、太廟、天安門、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毛主席紀念堂)、正陽門及箭樓、天壇、先農壇、永定門,以及連接這些要素的歷史街道。遺產區南北長7.8公里,東西寬0.1到2.6公里,面積5.6平方公里;緩沖區為中軸線兩側外展2到3公里,面積為45.3平方公里;遺產區與緩沖區總面積為50.9平方公里,覆蓋老城面積的65.4%。

  中軸線的遺產區和緩沖區是北京歷史文化遺產的精華集中區,包括故宮、天壇和大運河3項世界文化遺產;456處不可移動文物,其中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72處、市級文物保護單位98處、區級文物保護單位86處、尚未核定公布為文物保護單位的不可移動文物200處;另有優秀近現代建筑18處、歷史文化街區25.5片(國子監地區計0.5片)和4片風貌協調區。

  南中軸初步設計十條精品旅游線路

  報告提到,中軸線縱貫北京城四重城郭,不同區段有著不同的主題文化,內涵極為豐富而獨特。據統計,中軸線共有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128項,其中有40家以上北京老字號,串聯起一張最具北京特色的文化旅游金名片。按照《北京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北京已為代表性傳承人發放傳習補助,認定了十余個非遺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推動“北京禮物”傳統工藝產品升級換代。

  張家明表示,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已開展中軸線南段文化遺產探訪路線的規劃研究,已完成文化旅游資源分類統計,初步設計出十條精品旅游線路;同步編制了《旅游發展專項規劃(核心區旅游發展規劃)(2018-2030年)》,著重策劃了中軸線南段的旅游項目。

  2019年,北京重點開展珠市口至天橋段道路建設、公交110路臨時停車場搬遷等系列工程項目,以期年內貫通中軸線南段中央御道,再現中軸線恢弘氣勢。同時,全面提升地安門外大街品質,開展鐘鼓樓周邊環境整治,結合豐富的文物和非遺資源,強化中軸線文化體驗功能。

  問題1

  中軸線文物保護尚缺有效協調機制

  教科文衛委員會認為,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中軸線文物保護和申遺工作,特別是近兩年將其作為落實新版城市總規、實施老城整體保護的重要抓手,加強組織領導和頂層設計,成立中軸線申遺專項工作組,組織編制《北京中軸線保護規劃》《北京中軸線申遺綜合整治規劃實施計劃》等規范性文件;積極開展文物保護和申遺綜合整治行動,社稷壇、天壇、太廟、景山等市屬單位的文物騰退取得重要進展,風貌整治穩步推進。

  “同時,調研中我們發現,中軸線作為北京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重中之重,目前在文物保護利用方面還存在一些問題和不足。”市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劉玉芳說。

  她表示,文物保護相關責任規定明確,但落實不到位,執法不嚴、監管不力、部門間協同不順的情況時有發生。一些在文物保護范圍內進行私搭亂建等危害文物安全的違法行為,未得到及時有效的調查處理。文物保護力量不足,保護專業化水平、科學化程度不高。

  此外,中軸線各文物保護單位隸屬關系復雜,分屬不同層級、不同系統,認識不一、管理有別,缺乏有效的統一管理體制和協調機制,不符合遺產申報的相關要求,不適應中軸線整體保護的需要。社會參與中軸線文物保護利用缺乏政策支持和制度保障,處于自發狀態,沒有形成社會與政府齊心協力的良好局面。

  副市長張家明也表示,北京中軸線遺產所在地區是2000萬人口的超大城市的中心地帶,是13億人口的中國的首都的核心區域,需要協調、平衡各種權益關系。例如,中軸線遺產點分屬于不同層級的管理使用單位,其中有的已經是世界文化遺產,各個單位對中軸線申遺保護的需求不同,重視程度不同,管理權限不同,致使北京市相關整治計劃推進的節奏也不同。

  問題2

  先農壇仍有大部分面積被無序占用

  市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劉玉芳介紹,他們在調研中發現,中軸線上14個核心遺產點中有5個存在被不當占用和使用的情況,其中先農壇仍有大部分面積被多家單位無序占用,嚴重影響了其自身和整個中軸線的真實性、完整性,被專家形容為中軸線的“歪肩膀”。部分文物建筑周邊環境惡劣,生存在其他建筑的夾縫中,歷史風貌受到破壞。

  此外,部分文物保護單位存在重“物”不重“文”、重“有形”輕“無形”的問題,展陳形式單一,科技手段不多,沒有充分挖掘和傳播這些文物的歷史信息、國家記憶、文化內涵。讓文物“活起來”的辦法不多,缺乏合理活化利用的制度安排,缺乏與其他業態融合發展的政策引導,文物資源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發揮不充分。

  ■ 建議

  整治不必一律“復古”

  市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劉玉芳提到,中軸線保護要依據世界遺產公約和文物保護法相關要求,明確哪些文物必須騰退,哪些不用騰退;哪些不協調建筑必須拆除或整治,哪些不用拆除或整治。鑒于中軸線是一條影響至今的發展線,真實反映了不同的歷史發展階段,因此應當尊重合理的歷史沿革,風貌整治不必強求一律“復古”。

  市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建議,文物騰退的重點要放在問題突出的先農壇等核心遺產點上;風貌整治的重點要放在清理文物“貼身”建筑和“矮化”超高建筑上。針對居民搬遷意愿不強的問題,要完善獎勵、補償、就學就業等相關制度,使他們成為文物保護的受益者。針對財政資金保障不足的問題,要通過設立中軸線申遺保護基金等方式拓寬投融資渠道,形成政府財政資金引導、社會資本共同參與的多元投入格局。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附 件:AttachmentPh
黑龙江省20选8开奖结果